被债主称"下落不明" *ST节能:联系不畅或是因"搬家

 新闻资讯     |      2019-10-03 12:50

  原标题:被债主称“下落不明”? :没有“失联”,之前联系不畅或是因为“搬家”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大连中院)近期发布的一份《执行裁定书》显示,*凯发手机appST节能、*ST节能控股股东神雾集团以及实际控制人吴道洪处于失联状态,法院拟强制执行其还款义务,但也未能与之取得联系。

  对此,*ST节能相关人士表示,公司从来没有“失联”。相关方联系不上或许是因为公司“搬家”因素所致。上市公司被指“失联”

  中国裁判文书网9月24日发布的文书显示,大连中院于9月18日发布《执行裁定书》,就股份有限公司大连东港支行(以下简称招行东港支行)、*ST节能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执行实施作出裁定。

  根据《执行裁定书》,大连中院于2018年12月27日作出民事判决,责令*ST节能自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给付招行东港支行借款本金8638.08万元及利息;神雾集团、吴道洪、江苏省冶金设计院有限公司(*ST节能全资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冶金)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此后,由于四位被执行人未履行判决义务,招行东港支行向大连中院申请执行,法院随即立案执行。

  然而,在执行过程中,四被执行人既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也未向大连中院报告财产。大连中院调查发现,穷尽财产调查措施,对发现的被执行人财产除冻结的*ST节能存款2313.49元已扣划支付给申请执行人外,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吴道洪有住房公积金缴存余额2.78万元,申请执行人不要求冻结)。

  据《执行裁定书》透露,被执行人房屋已设定抵押且被另案查封、车辆未能实际控制,相应股权系轮候冻结,大连中院均无法处置。

  更为离奇的是,大连中院调取的企业信息显示,*ST节能、神雾集团、江苏冶金目前状态均为正常,但在7月24日和8月8日,大连中院先后前往江苏冶金、神雾集团住所地和吴道洪户籍所在地进行现场调查,未能查找到三位被执行人的下落和财产信息。另据招行东港支行称,*ST节能住所地位于江西省南昌市,但其没有开展经营活动,未查找到其下落。

  面对上述情况,招行东港支行也表示提供不出被执行人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同意终结执行程序。大连中院表示,若招行东港支行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的,可以再次申请执行。

  今日(9月29日),针对*ST节能以及神雾集团“下落不明”的情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ST节能证券部。相关人士表示,公司从来没有失联,“如果失联的话,公司这个电话也打不进来了”。法院文书一般都是寄到注册地址,公司的注册地址是在江西(南昌市新建区望城新区璜溪大道19号),公司在那边也有一个办公室,但没有(实际)经营。公司实际的办公场所在南京市,而该办公地址也在4月份发生了变更,从建邺区搬到了雨花台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ST节能此前的注册地址为辽宁省凌海市金城街。中国江西网去年12月报道称,*ST节能将注册地址迁入南昌市新建区,成为“南昌市第26家上市公司,江西省的第43家境内上市公司”。

  *ST节能上述人士称,法院的审判受理需要一定时间,可能相关方留存的联系地址是公司“搬家”之前的地址。*ST节能:在寻求债务整体解决方案

  成立于1996年的神雾集团由吴道洪创立,总部位于北京。记者注意到,神雾集团官网可以正常打开。据官网介绍,公司目前拥有11家控股子公司,员工近4000人。

  今年7月8日,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昌平分局将神雾集团列入了经营异常名录,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包括*ST节能在内,神雾集团旗下两家A股上市公司(另一家为)的情况均不乐观。

  2018年度,*ST节能净利润亏损7.01亿元,同比下降539.42%;2019年上半年,*ST节能净利润亏损8652.4万元,同比下降4.68%。

  今年7月,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ST节能遭证监会立案调查;同期,神雾集团和吴道洪也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截至目前,上述立案调查尚无结果出炉。

  据*ST节能过往披露的公告,公司存在未履行审议程序向神雾集团及其关联方神雾环保提供担保的情况。截至9月6日,公司违规对外担保总额共计2.2亿元。

  此外,*ST节能还有各种诉讼缠身。截至9月10日,公司及旗下子公司江苏冶金等涉诉案件60起,涉诉金额达9.11亿元,其中金融类涉案金额7.88亿元。

  *ST节能表示,对于金融类诉讼,公司在寻求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公司已(围绕整体解决方案)同过半数的金融机构达成一致。对于其他债权人,因为公司目前不具备支付能力,只能同其沟通,通过分期等方式偿还。公司目前赚来的钱只能满足基本运营,“可能员工工资都不太够”。

  神雾环保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自2018年以来,公司资金十分紧张,项目方融资进度未达预期。这导致公司项目建设进度低于预期。业绩大幅下滑、货币资金短缺、存在逾期未偿还债务、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神雾环保可谓深陷泥沼。

  从财务数据上看,神雾环保2018年度净利润亏损14.94亿元,同比下降513.75%;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8.78亿元,同比下降444.2%。若公司2019年年末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亦或是公司2019年年报被出具否定或者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其股票将面临暂停上市的风险。

  与*ST节能一样,神雾环保也是诉讼缠身。9月6日,公司曾披露称,公司诉讼、仲裁金额较大,被强制执行案件共计25起,涉案金额为11.56亿元,占公司2018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89.87%。此外,公司已披露诉讼中尚未执行的有62起,涉案金额9.9亿元;尚未判决诉讼64起,涉案金额2.03亿元。

  今年5月,神雾环保也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同期,神雾集团和吴道洪则因涉嫌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自去年危机爆发后,神雾集团曾四处寻求纾困资金。目前来看,其纾困工作有一定进展,但整体进度有限。